星期日, 1月 31, 2010









沒有特殊的裝訂方式
封面封底也只有 他的名字和portfolio
每次他和舜平來這裡聽我碎碎念
他總是給我一個靦腆的微笑
我也印了好幾次
他自己間隔頁解析度不對的
我們師父沒給他縫線的
彩專紙和蒙肯紙搞錯的
好幾個版本

再補考一次語文資格後
皇天不負苦心人
終於上了MIT學士後建築碩士班
當接到徐爸爸向我加印的好消息
交貨時看到寫在他的臉上的欣慰
我無法形容

我記得他在內折書口附上光碟裡的作品
竟然是他作的音樂
或許他早已將玩樂團擔任吉他手的熱情轉到建築中

作品集上印的就是
When thinking about space, I feel happy, Because it feels free.

不知道阿哲在MIT念的如何




張貼留言

最TOP的文章